揭秘:80元可购平台源码 网络私彩门槛如此超低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 14:58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
初中未毕业、500元起家的李贺,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通过网络,售出3.9亿元私彩?淘宝商家公然叫卖私彩平台源码,会为私彩成长带来什么?斩断网络私彩,哪些将成为关键举措

  初中未毕业、500元起家的李贺,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通过网络,售出3.9亿元私彩?淘宝商家公然叫卖私彩平台源码,会为私彩“成长”带来什么?斩断网络私彩,哪些将成为关键举措?

  从花500元购买软件开始经营网络私彩,到被警方抓获,初中未毕业的李贺用8个月时间,制造了轰动全国的私彩“世纪星”案,而他的网络私彩经营额竟高达3.9亿元。

  这一案例,令人震惊——原来,制造网络私彩“门槛”如此之低!而记者近日从网络搜索发现,不少商家通过淘宝大肆销售私彩平台源码,价格则从80元到8000元不等。其中一位出售源码的商家甚至告诉记者,他可以“包办”私彩网站,复制李贺的“世纪星”一共只需要5000多元。

  凤凰、天堂、皇冠……一连串像是网络游戏的名字后边,缀着详尽说明:只需要如何如何,这些源码即可以建成私彩网络销售、管理平台。近日,记者在网络搜索时发现,不少商家频繁发布信息,“吆喝”着售卖网络私彩平台源码。

  以淘宝网上一个名为“亿度电脑科技”的商家为例,其出售的20款商品中,其中多半为私彩平台源码,而其他的则是一些私彩庄家所用的软件。这些源码最便宜的仅为80元,而一些写着“某某终极版”字样的则标价高达8000元。

  12月28日,记者根据淘宝网上所留的手机号,以购买者的身份,联系到了这位销售多种私彩平台源码的商家。

  “源码我可以免费给你,顺带建站调试,再给你安排海外服务器,总共5000元,就搞得不比世纪星差了。”手机号显示为福建泉州的“申先生”向记者保证,他可以在几天时间内,按照李贺的“世纪星”水准,打造一个可以立即投入使用的网络私彩平台。

  这位“申先生”还在电话中提醒记者:“今年抓了一些,都是没有用好的平台和服务器搞得。建议你还是多花点钱,对生意有好处,也安全。”

  虽然这位淘宝商家早在今年3月即已开始在网上售卖这些私彩平台源码,但记者从交易记录上看到,该商家的交易记录竟然为零。

  “开玩笑,我会在淘宝上卖吗?万一将来警察追问起来,我岂不自讨苦吃?”“申先生”告诉记者,他只是为了宣传才上了淘宝,但真正购买的话,并不走淘宝渠道,而是电话或QQ联系后,购买者直接汇钱给他,他再从网上将源码发过去。

  “这样做,买的人怎么相信你?万一汇给你钱,你不给源码,或者给的东西不好用怎么办?”记者问。

  “源码又不是钻石,这个东西很平常,我藏着掖着也生不出黄金。我卖了这么久,几百上千个人都来买过了,没必要骗你。”这位商家称所标价格均可杀价,而那款80元标价的商品,他表示可以50元卖给记者。

  “你有这么多源码,你自己也有黑彩平台吗?”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,对方笑称:“你有没有听说过制造毒品的人是不吸毒的?我也想搞(私彩平台),但是风险太大。”

  从诸多报道中不难看出,在近年破获的私彩案件中,与互联网密切结合的私彩越来越多,涉案金额更是动辄过亿元。

  以“世纪星”私彩案为例,李贺在搭建了网络私彩平台后,开始利用QQ等网络即时通讯工具,不断发展代理人员,代理人员再找下线,通过提供账号的方式将玩家带入平台,进行投注。整个操作,几乎无一步离开互联网,也因此,短短8个月,涉案金额便高达3.9亿元。其“高层”人员更声称每天纯利就在20万元。

  “世纪星”在8个月间究竟发展了多少代理人员?有多少人购买了其私彩?对于这些问题,山东枣庄检方表示因案件尚处侦办阶段,不便透露。但根据以往破获类似案件的情况,这两个数据均不会是个小数字。

  而此前就网络私彩接受《公益时报》记者采访的警方人士表示:互联网的出现,让私彩有了新的庇护所,也有了新的运作方式,其“成长”速度更是令人瞠目结舌,倘若没有有效打击,今后私彩恐将全面网络化“生存”,届时,从发现到铲除一家网络私彩,即使时间很短,对社会的造成伤害也会极大。

  廉价的制作成本,便捷的通讯手段,正是“世纪星”迅速长大的重要推动力。前者由淘宝上的源码售卖情况可见,而后者则是整个互联网。

  在青岛经营一家购物网站的宋先生告诉记者,80元的私彩平台源码并不算廉价。

  “因为许多知名网站的源码都是开放的,你是可以免费获得的。当然,一般涉及到商业,尤其是带有游戏、互动这样功能的网站,源码核心内容不会公开。”宋先生根据记者提供的“世纪星”页面分析称,这类网站并不算太复杂,即使没有源码,有经验的人制作起来也用不了太多工夫。

  “它之所以能卖钱,是因为你搜索很难找到免费的源码,这类源码是任何一个正规网站都不予提供的,也不会允许有人上传分享的。”宋先生说,这类网站的源码,因网站本身的非法性,其自身也不具备合法性,是可以依据相关法规予以打击的。

  但源码本身并非“李贺们”的七寸所在,宋先生分析说,从“世纪星”私彩案来看,其关键之处在于资金的流动渠道。而李贺初期在遭遇多家第三方支付平台封杀后,最终通过与“壹支付”的默契合作,从而使其“生意”得以继续。

  “网络私彩平台的资金流动数额大,而且进出频繁,所以一般都会直接走第三方支付平台或者穿马甲走。只要严控第三方平台,李贺他们的生意就会受到最大打击。”宋先生说。

  此前,本报报道东北某地打击私彩时,有办案民警私下透露:因缺乏经费,打击行动被迫在取得一定进展后告停。但近日广东一位参与侦办网络私彩案件的警方人士告诉记者,经费问题只是个别的情况,真正拦在打击私彩面前的阻碍,是目前我国在打击私彩方面,还缺乏一个多方联动的机制。

  “你说的资金流动渠道,确实可以看做是网络私彩的‘七寸’所在。但是民警在侦办时,这涉及到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。而私彩的宣传又涉及到一些门户网站。服务器和域名有涉及到其他部门……如果有一个联动机制,让多方行成默契,那么在某个网络私彩一出现,无论是其宣传还是资金流动,都可以通过监控及时发现,那就可以在其萌芽状态进行清理。”该警方人士说。本版采写:本报记者 郝成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